关爱色盲朋友要做到5件事

2014-08-21 14:09 来源:丁香园 作者:zhouyang040168
字体大小
- | +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如果你看过《The Giver》(赐予者),相信你的惊鸿一瞥,肯定会留意生活在黑白世界、色盲是何感受。同样是色盲患者的纽约医学记者伊万×欧兰斯基,现身说法,“多数人可能认为我们看不到有色世界的东西,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斑斓的世界,只是和您们眼中的不同而已”。

华盛顿大学色视觉专家杰奈茨教授解释,色盲又被称为色视力缺乏/不足,1/12男性、1/230女性会存在此异常,其通常为一种基因疾病,罹患者难以区分红色、绿色;因为色盲者无法区分红和桔黄、绿和蓝绿,因此常会混淆颜色的阴影;对他们而言,桔黄为黄色,蓝绿色则可为蓝色或者更像灰色的阴影。

因为色盲者的眼睛没有感知红色、绿色或者两者均无的视锥感光细胞。就像黑与白、红和绿,他们相依而在、不可缺一,以下为色视觉专家、色盲朋友希望您了解的5件事:

1.他们已经厌烦“这是什么颜色?那是什么颜色?”的游戏

艾利克斯是费城的一名住院医同样也是红绿色盲,一旦有人发现这个事实,便会拿红色或绿色的东西问艾利克斯“这是什么颜色?那是什么颜色?”。对于哥伦比亚特区发展编辑安德鲁的境遇也极为相似,游戏就这样循环,我痛恨被这样戏弄。

这样的恶作剧不仅无趣,也超过色盲者的度,对于多数患者而言的难言之隐不是看不见东西或命名颜色,而是区分某些颜色,特别是它们紧挨彼此时。比如讲红色、绿色巧克力交替排放的小实验与奈茨教授试验室进行研究的任务相似。

2.他们有较聪明的方法来弥补不足

色盲并非愚蠢,如果你问他们红色美味苹果的颜色,他们知道正确的答案为“红色”,尽管他们眼中可能更近灰色。同样,他们知道交通灯最上为红色、最下为绿色,他们喜欢的“蓝色”在我们眼中则为紫色。欧兰斯基记者解释,只是应为人们无数告诉我们,因此而训练自己记住每种颜色。

美国旧金山4年级Maddox Rochman-Romdalvik的妈妈Sue Rochman说,儿子通过阅读可以在绘画课选择“正确”的蜡笔,而不赖于色视觉,他的应对能力较好,因此所有老师均未发现色盲的问题。

有时,色盲也是一种优势。欧兰斯基的家父也是色盲患者为一名儿科医生,在医学院病理考试中位列榜首,因为他记住了细胞的形态、结构间的彼此关系,而他的同学则赖于染色特征,因此当考试中颜色调换时,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欧兰斯基的家父便获A的高分。

3.让你的色盲朋友更加舒适

如果想约色盲佳人,就不要考虑日落巡航和秋叶之旅。安德鲁说,众说纷纭秋叶时,我并未看到大家说的颜色。因为我们眼中的红色、桔黄色在他们眼中则为棕色、黄色,同样落日则为单色,彩虹则为黄蓝条带。

不仅自然景观影响色盲者的日常生活,从地铁地图到幻灯片图标均可构成困扰。绿色照亮的旅馆房门、竞选季网站的民意调查都令色盲者甚为恼火。

好消息是大家相关知识的增加可为色盲者创建更加友好的环境。比如,研究者、民意调查员、网页设计者应尽可能避免红-绿色方案,而选择对比强烈的蓝-绿或蓝-红。

4.色盲并非无碍

尽管多数色视觉缺失/不足仅有小小的不便,但是有时会十分危险。比如,有些色盲者在孩子阳光灼伤时却未发现或者未发现煎的牛排欠火,而有些会受到职业限制,如飞行员。奈茨教授说,其会经常听到患者抱怨如果不是色盲多好。

国家眼科研究所的Wadih Zein说,若为获得性,色盲常为严重疾病如黄斑疾病或视神经损伤等的表现,如果察觉新出现的色觉缺失,则应进行临床评估,对一些病人而言,早期诊断可以救命。

5.对他们而言,“一切正常”

奈茨教授解释,许多色盲患者低估了疾病的严重性,应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色盲患者宣称自己可以看到许多种颜色,而事实上,他/她仅能看到大概1万种颜色,而我们可以看到近100万色阶,色盲者很难理解他们仅看到正常人的1%

对于多数色盲者而言,色盲只不过和左撇子、红头发等特征一样。就如9岁的Rochman-Romdalvik所言,多数正常人认为色盲是很大的问题,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一旦适应后一切都不是问题。

只是他们眼中的世界与我们看到的不同而矣。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Ophth003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